新闻评论集《时事“裘”势——一名高级记者的

  前几天,裘立华来电话,请我给他的《时事“裘”势》写个序。我当即答应了。这本集子的书名取得好,显示了小裘的自信和自负。看了书名就忍不住就想翻开集子,看小裘写了哪些时事评论?裘的写作风格?裘的气势?略略一翻,这本评论集收入评论竟有130多篇,遑遑一卷,令我这老记者汗颜。

  我不免忐忑起来。小裘此前在我印象里是个职业记者,而现在,小裘新闻采访报道和新闻评论两翼齐飞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,其人其文已今非昔比,本人学识有限,为这本新闻评论作序,诚恐同事与读者诸君贻笑大方。不过,我与小裘相识,掐指算来也有18年之多,既是老朋友,也是忘年交。且在此斗胆写上几句感想。

  《时事“裘”势》,让我首先联想到“实事求是”,也许这也是小裘由此成语取的谐音。班固在《汉书》中对河间王刘德的治学赞赏有加,“修学好古,实事求是”。在他多篇文章中提倡“实事求是”,并在延安时就以此为校训题写给中央党校。如果说成功的秘诀是“实事求是”,那么,我以为新闻人成功秘诀也是“实事求是”。因为新闻的核心要义是真实,新闻的生命是真实。新闻记者报道真实,揭示真相,展示真理,是其肩负的职业责任所在,我称之为“新闻三真论”。翻阅《时事“裘”势》,能清晰地感受到作者对新闻职责的坚守,对新闻理想的追求。

  小裘撰写的时事评论,大多发表在“新华时评”专栏。新华社记者大多数是多面手,而“新华时评”专栏,则是检验多面手能力的一个重要平台。

  “新华时评”专栏创办于2001初,办这个时事新闻评论栏目意在“评说热点新闻,阐释中央精神,为民众利益鼓与呼”。这个专栏发出的时事评论稿件,以其“短、新、快”风格,被各类媒体广泛采用,深受新闻用户好评。

  那时我在新华社西藏分社任社长,看到新华时评稿媒体采用率高,仅从业务考核角度想,就给记者们提出,有机会有感觉就写点时评。我也给小裘提过要求,但他当时主要精力用于采写对外报道新闻,消息稿写了不少,却鲜有触及新闻评论。

  评论是媒体的灵魂和旗帜。重要的新闻媒体都有气质独特、特色鲜明的评论栏目,以体现本媒体的精气神。新闻的表现方式很多,消息要快,文字简洁,内容一目了然;通讯尤其是调查类报道,要有文采,内容表述迂回曲折,跌宕起伏;评论文字严谨,剖析事理,解疑释惑,逻辑性和针对性强,当然还得有熠熠文采。在若干新闻体裁中,评论最难写,长篇幅的社论、评论员文章固然不好写,但一般是多人智慧,集体劳作;而时评,就事论事,短小精悍,点到为止,是个人写作,难度不言而喻。

  小裘毕业于浙江大学,这所学校给他打下了扎实的文字功底。在西藏的时候,我时常签发他的新闻作品,他的新闻稿新闻性强,文字精练,细节描述生动,读来轻松,一般很少改动。从他涉及西藏的新闻报道里,看得出他善于学习。他也给我说过,在西藏当记者,必须得补好西藏历史和文化的课,身边的藏族老记者就是老师。比如,小裘与朗杰、多穷合作过很多新闻报道,其中《调查表明:在信徒中的地位下降》是2000年新华社社级好稿,获2001年中国新闻奖二等奖。那篇消息,通过数据分析、第三方表述到对事实的判断,已显示他有写好新闻评论的潜质。

  一般来说,江南水乡的后生给人印象是细皮嫩肉,修养好,讲究多。第一次见小裘大概是在2000年底,他刚从乡下采访回拉萨,高原阳光赐给他黑红的脸颊,个头敦实,笑声响亮,说话表情略有夸张。如果他不自我介绍是浙江人,我还以为他在当地土生土长。

  记得2001年6月,我带了记者小裘和格桑达瓦去藏北。那时,青藏铁路正式开工,除了派记者沿线跟踪采访工程进展,还有必要向国内外读者介绍铁路必经之地藏北草原的变化和现状。白天,我们多是行车广袤的草原,晚上他和格桑达瓦爬在电脑上写见闻,还要四处去找长途电话给北京传稿。半个多月下来,我们经历过狂风、冰雹、陷车,迅达娱乐注册住过帐篷,住过牧民的家,小裘能吃苦,不骄气,给我留下很深印象。

  实事求是,是新闻人需秉承的最基本的理念。《时事“裘”势》就是新华社记者裘立华本人的新闻理念的展现。小裘求的是什么“势”呢?用他本人的话说,就是:因为评论多为结合新闻时事而写,希望探寻新闻事实背后的“势”和“理”。新闻记者手中的笔虽小,时事评论的文章虽短,但在关键的时候,却是撬动社会进步和公正正义的大杠杆。

  西藏高原4年锻炼之后,2004年小裘调回新华社浙江分社。在浙江分社,他既当记者,也参与新闻产品开发,还负责过分社下属记者站。有一次我去杭州,他谈起新闻产品开发和营销,就移动互联网的优势、趋势分析得头头是道。他说,新华社抓住了移动互联网,就抓住了生存之道,我深以为然。他回浙江发表的新闻报道,我也读过一些,感觉他观察更加敏锐,文笔更加老辣,更擅长夹叙夹议的调查性报道。早年就看出来,小裘是新闻报道的好手,尤其是应对突发事件,但他能在新华网浙江频道,利用手机客户端,开设“时事裘势”专栏,能在新华时评栏目发那么多新闻评论,能长袖善舞于新闻评论领域,我倒是没有想到。他透过浙江区域性的新闻事实,抓住了背后的国家发展之势,抓住了移动互联网发展之势。现阶段,媒体融合是趋势,怎么融?融什么?我觉得小裘的“时事裘势”专栏就是很好的案例。

  新闻评论不能泛泛地就事论事。新华社老领导说过,记者的头发要象天线一样时刻树起来,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。事的背后是“势”,是政治形势,是经济形势,是科技趋势,是国家和世界的发展走势。说到底,是社会发展的规律。小裘这本集子收纳了他10年来新闻时评,而这10年正是中国发生巨大而深刻变化的10年。如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;2013年提出全面深化改革;2014年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;2015年提出全面从严治党;2017年十九大的召开标志着中国进入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。

  《时事“裘”势》不仅有“事”后面的“势”,还有作者本人的气势。讲什么?怎么讲?怎么讲好?一方面,新创造、新经验、新成果不断涌现;另一方面,新问题、新矛盾、新情况层出不穷。这些“新”只有到社会基层,到工作的一线才能感受到。对媒体人来说,前三个“新”,要大力宣传,鼓舞人心,弘扬正能量;对后三个“新”,迅达娱乐注册则要多作解疑释惑工作,反映人民群众的表达诉求。通过这本新闻评论集,小裘展示出相当的观察能力、思辨能力和文字穿透能力。

  有的人总把正面宣传与舆论监督对立起来,其实不然。正面宣传不仅仅是报道好人好事好经验,也可以这么说,但凡产生积极社会效益的舆论监督,也是正面宣传。舆论监督不是批评了事,而是落脚于“督”,督其改正,督其进步。我觉得时事评论是最好的舆论监督方式。时事评论把握好时度效,事半功倍。时,就是时机、节奏。度,就是力度、分寸。效,就是效果。党中央关心的、人民群众关注的就是舆论监督的“点”。只要抓住这个点,时事评论就能有感而发,有的放矢。

  新华社驻地方记者,错过重要新闻是失职,漏报重大新闻会失分。正因为小裘为人率真,其为文则真实。他是有思想的新闻人,工作勤奋而称职,以敏锐的职业眼光,由一时一地发生的新闻事件,从小事写大势,把握好时度效。及时抓住热乎乎的新闻,有感而发,有的放矢,既针砭时弊,评论热点,舆论监督,也客观公正地提出合理化建议,如《一年“1068”个会暴露形式主义积习》一稿,受到中纪委关注,列入2013年公务员考试政论题;《央企负责人薪酬应该符合我国国情》直接推动相关制度的完善。对“吴英案”的报道和评论,对推动《刑法修正案》废除非法集资死刑,起到了重大作用。我印象“河长制”最先由浙江实践,也是小裘最早由浙江分社发出报道,他写的《“河长制”或能破解“九龙治水”》、《“市长”任“河长”,或为治水良方》等时评,对全国推行“河长制”起到了积极的助力作用。修其辞,明其道,他时事评论的新闻点抓得准,批评犀利,立意新颖,建议得当,因而在浙江乃至全国产生重大影响。

  另外,一些看似小事的评论也散发出他人品的厚道和温情。如《“让孩子多睡一会”需多管齐下》、《让礼让斑马线成为习惯》、《高考临近,广场舞能否歇几天?》等。

  文章讲究“文眼”,评论讲究直奔主题。小裘评论的“文眼”基本都在题目上,可谓一目了然。我在光明日报时常参加好新闻评选,也当过中国新闻奖评委,感觉“好标题”这一项比较难评。好标题既要有文采,也要意味深远。迅达娱乐注册识人识面,读文看题。小裘的时事评论好标题很多。随手举几例:《“权力关进笼子”,关键是钥匙在谁手里》、《“软刀”咋砍污染“硬骨头”》、《既要引资,更要“引智”》、《“温暖之举”岂可冰冷落地?》等等。

  比如《改革的“风景”和“盆景”》,题目好,内容贴切,紧扣当前形势,是一篇上乘的时事评论。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,取得巨大成就的重要经验就是实事求是。中国地域广阔,自然条件和社会经济水平参差不一,发展不平衡在所难免。“地区之间差异很大,省情、县情各不相同。同时,中国的许多领域进入“无人区”,没有什么成功经验可以简单地借鉴或者复制,改革需要不断试错,需要建立容错机制。”他用辩证的眼光点评改革开放历程中出现的“风景”与“盆景”现象:“成不了“风景”的“改革”,如能成为符合地方实际的“盆景”,也不妨点赞与支持。”“这样的“盆景”多了,形成百花齐放,亦是一种美丽的选择。”同时也指出,“打造精致美观的‘盆景’,摆各种花架子……需要加以批评和整顿。”透过现象看本质,从局部到整体,由点到面,层层递进,有分析,有思考,有建议。看来,小裘已深谙时事评论写作之道。

  我与小裘交往中有一段小插曲。小裘和他的妻子小杨因西藏而结缘,恋爱期间小杨曾到西藏看望小裘。后来,小裘和小杨在杭州新婚,我向新华社田聪明社长请假,他埋头改着文稿,看都不看我,说:你跑那么远参加一个记者的婚礼,合适吗?我讲了小杨追求小裘到高原的故事,说:当时我在西藏分社的院子里,当着许多同事的面对他们说,只要你们最终在一起,我给你们当证婚人。我不能食言。老田抬头看我一眼,又埋头改稿,说了一句:那你去吧。

  70年,25541期,25541个日夜,人民日报与党和人民风雨兼程、一路相伴,一同走过革命、建设和改革的峥嵘岁月,一起走进更加昂扬的新时代。

  2018(第三届)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暨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看天津活动6月20日在天津市举行,主题为“媒体融合:宣传新时代 拥抱新时代”。

上一篇:新闻ppt模板中英外长通电话王毅提了一个要求
下一篇:国际人士积极评价中国经济活力和发展预期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